OCEAN SKY COMMENTS 云霄点评
胡宇东:教育没有捷径可走
发表时间:2017-11-20     阅读次数:     字体:【

一、 三四线城市教育现状

我是河北一个小村庄里成长起来的农村孩子。通过自己的学习和努力,2002年以全省第60名的成绩考到了中国人民大学,之后又在清华经管学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我从小对当老师就充满了向往,也深深知道一个优秀老师对一个孩子成长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2010年6月1日,我辞掉了一份很不错的外企工作,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在寻找创业方向的过程中,我率先关注到了自己的家乡——河北唐山的迁安。

这十几年以来,家乡的师资质量跟当年比跟一线城市比,差距越来越大。这些年越来越少的优秀人才愿意去当老师,越来越少的优秀老师愿意回到中小城市去教书。公立学校尚且如此,社会辅导机构的教育力量就更加薄弱了。

这让我意识到原来中国的教育大市场不是在北上广深这些仅仅占整个市场的11%左右的一二线城市,而是在有36%市场份额将近7000万中小学生家庭的三四线城市。

鹦鹉螺的故事开始于2010年7月。那年暑假,我们在迁安的南菜市场旁边租了一个小门户,开了我们第一个双师课堂班。课程非常火爆,用的都是清华、北大毕业的老师。孩子们都非常踊跃来到课堂上,通过双师模式跟这些名校背景的老师一起学习。

我经常说,在一二线城市特别成功的机构其实下三四线城市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三四线跟一二线城市不是一个时空,大家的时间概念不一样。

在北京,时间计量单位是小时。朋友之间约饭的对话是:

“现在7点一起吃晚饭吗?”

“好的,那我们9:30见。”

在三四线出现的场景,则是:

“现在5:30,吃吗?”

“行!咱们5:45餐厅门口见。”

同样是中小学培训,同样是家长和孩子,同样是有提分需求,但是不同城市不同社会环境不同家庭环境,孩子接受的不同教育背景和信息,决定了双师教学真的在三四线落地,除了已经在一二线城市被验证成功的教学经验外,还需要有很多新的变化。

二、 两条战略路径

双师教学有两大截然不同的战略路径,一个是“广”,一个是“深”。其实这两条路径不仅仅适用于双师,也适用于整个教育行业,或者所谓的互联网教育行业。

“广”战略特点是“少变量、弱相关、低收费、海量用户”。

成绩的提升只是一个结果,但影响这个结果的因素其实有很多。比如说,对老师喜不喜欢,对学科感不感兴趣,甚至最近跟父母之间关系如何,同桌如何等。在很多变量当中有一条策略就是——只影响很少的变量。

市面上有些产品和服务可以去解决影响孩子学习的1-2项简单因素,它一定跟孩子的成绩提升是弱相关的,用了并不一定能够百分之百保证孩子成绩的变化。同时也意味着,它必须是低收费甚至免费,需要获得海量用户来盈利。

而“深”战略,意味着要更加全面把控和影响孩子成绩的关键变量。

学习的主动性,老师讲的好与坏,课后作业完成的认真与否等,是跟成绩提升强相关的。可以在这个客户身上收到很高的费用,ARPU值很高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一定很难获得海量用户,只能是几百,几千,几万,十几万。

一二线城市对“深”战略比较熟悉,像新东方、学而思都属于对孩子学习影响相关度很高的。但是,三四线城市孩子和家庭的需求跟一二线城市是有差异的,是有不同的。“深”战略所关注的那些影响孩子成绩的变量和三四线就会不一样。

所以,当双师教学去开辟三四线市场的时候,首先要想清楚的一点是,到底沿着“广”战略把双师教学当成一种工具,还是沿着“深”战略把双师教学仅仅当成一个手段,而去给三四线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更加全面的管理和服务。

三、 双师课堂的三个大坑

1.选择外部合作还是内部合作?

外部合作即加盟、入驻等形式;内部合作可以理解成是控股子公司的模式。这二者之间最重要的差异是,大家对教育产品的边界定义不一样。

外部合作关系,潜台词是对于教育服务产品的定义边界划在了课堂教学的教师部分。换言之,只要中央能够提供好的高质量的教师的教学,那么我就可以完整交付产品,实现整个交易和持续的商业价值。

内部合作关系,意味着对于教育服务产品边界的定义除了双师中老师的工作和产出以外,也把助教的各种服务部分囊括在整个教育产品的边界内部。

如果老师教学是产品,而助教那部分不是核心产品,是可以通过外部合作的方式去获取。但为什么我说是坑呢?

2014、2015年,我们尝试了特别轻的O2O方式,让三四线城市的教育机构用手机来找老师。我们当时库里有三四千位优秀的教师,提供双师教学的技术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实现远程互动教学。

后来我们还尝试过加盟的模式。因为这个市场很刚性,所以招商加盟并不难,各地揣着钱想做教育的大有人在。但鹦鹉螺用血的经验得出结论,双师是一个整体,必须对地方的服务网点进行强管控,保障高水平稳定的服务质量。所以我们采用的是直营子公司的“内部合作”形式去进行网点运营。

2.双师到底是充分条件还是必要条件?

双师未来会像面对面授课一样成为普遍常态。那么做双师的机构到底在竞争什么呢?毫无疑问肯定不是双师教学这种技术或者形式本身。大家其实还是拼谁更懂三四线城市的家长和学生,谁的教学与教研能够更好帮助这些孩子和家长有效的进步。

就鹦鹉螺的实践而言,我们仅仅把双师作为提供完整服务体系当中的学科教学环节的一个工具而已,双师教学只是一个必要条件。

早在三年前,我们就已经不讲我们的双师有多么新鲜,而是讲我们到底给孩子和家长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和价值,我们的教育理念和我们产品设计的思路是什么。就像面对一群营养不良的“病人”,光给猛药是不够的,一定要进行调理,要关注营养不良的原因,要去改善。

3.选择网校还是课堂?

大家很容易把双师当成知识教学和传递的一个主要途径。这个时候就会产生两种不同的基因。网校基因可能是一个老师在线上的聊天室里面给一千个孩子讲课,现在这些孩子下沉到40间教室,每间教室坐上了20-50个孩子,每间教室又有助教,还有答题器等等很多的互动。这种貌似比online的网校效果更好,因为有一个集中的物理环境和助教的各种督导和服务。

对此,我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我认为在一个孩子成绩提升的诸多影响因素中,老师所带给他的人格魅力,感情上的链接是不可替代的。录像,千人广播,即便有答题器和各种互动的技术手段,情感链接一定是弱的。

所以,鹦鹉螺选择的是面授课堂教学基因。双师教学仅是一个工具,老师不管是双师远程还是面对面,最为重要的是你的人格魅力对孩子从人生观、价值观,到学习态度,学习方法的影响。

我们选择的是点对点为主的教学模式,就是一个老师只对一间教室进行教学。经常有投资人对我说:“宇东,你这个模式效率有什么提升?一点也不Sexy。原来一个班占一个老师,现在还是一个班占一个老师。”

Sexy不是我们的目的。鹦鹉螺价值观中有八个字“学生第一、诚信敬业”。孩子是排在第一位的,我们关注每个孩子的学习体验。我们给自己的定义不是“互联网+教育”,而是“教育+互联网”。

我们把自己定性成一个特别土鳖的辅导学校,只不过插上了互联网翅膀。虽然我们的教学场景仍然以点对点为主,但是它带来了教学效率的提升和可复制性的提升。它又不失为一个我认为Sexy且有巨大扩展潜力的商业模式。

四、 鹦鹉螺的双师实践

第一,市场定位。我们目前的定位是中高端。我们的学费标准其实在三四线城市来讲还是蛮高的,一年2-3万。很多三四线本地的小辅导机构只是一些专科老师为主的教学团队,大概可能15块钱,25块钱一个课时。

第二,用人标准。我们曾经尝试过把各种各样的教学环节甩出去,不管是用O2O还是加盟方式。最终试验下来的结论就是教育没有捷径可走,“你想绕过的每一个坑都会在下一个路口等你。”教育这件事其实本质上是一个农业产业,还是要靠扎扎实实的耕耘,对孩子和家长用心的付出,才能带来持续好的收获。

所以在教学上,我们采用以全职老师为核心的教学团队,助教也是全职员工,对他们会进行非常深入的考核和非常严格的培训。

对教学两端都进行有力的质量把控,才能保证给孩子和家长创造最好的价值。我们开发出了自己的教育的方法论,叫智慧的取款机——“学习力ATM”( Attitude、Target、Method)。从这三个层面的培养,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变得越来越重要,即便从升学的角度上看也是如此。

第三,谁是主角。双师模式其实是有史以来最复杂的一种企业组织形态。很少有一个连锁类企业它天然的需要跨城市、跨地区管理,并且服务过程要两端共同交付。但教育服务每一秒钟都是产品服务的一部分,而且每一秒都是双师两端共同交付的。他的产品边界,除了两端以外,还包括了课前、课中、课后很多的服务环节。所以,双师对于管理、协作是有天然挑战的。最常见的就是教学老师和助教之间的扯皮。

各家教育巨头之所以在当年获得成功,都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于教学职能进行了拆解。在双师场景下,其实也必要的做一个清晰的拆解。

在鹦鹉螺的实践当中,我们把老师和助教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一个非常清晰的界定。我们将老师定义成学生的导师,主要职责是以方法为纲,以学科为练习场,传递给孩子跟学科有关的学习内容。助教重点的责任是帮助孩子养成好的习惯,反复训练好的方法,并且完成日常的积累。

在这样清晰的分工下,不管是孩子的成绩提升,还是续费,双方都有相应的考核指标,同时双方又有互相制约的考核指标。

五、 未来教学场景畅想

互联网教育的发展很快,可能现在很多机构已经开始忽略双师,直接开始搞AI。我认为未来会有一个三角形的场景,场景的中心是学生,他们是学习的主体。

三角形的顶端是导师,不是教师,也不是老师。导师的作用是提供纯人的精神探究、引导和激发。

三角形的左下角是助教或者叫学习管家,他扮演的角色是学习督导者、服务者。三角形的右下角是互联网、人工智能或者其他先进技术。Whatever,总之是通过互联网获得的大量的学习资源。

知识的获取和存储会被外设的机器取代。但是人之所以区别于机器,最重要的就是能进行自主探究与合作。未来的教学场景需要靠导师、助教和AI三方结合。

基于这个构想,我对鹦鹉螺未来的发展有以下思考:

1.鹦鹉螺的每一个实体分校将会是这个城市的孩子和家长接入世界的窗口。我们会将各种有效的、好的互联网工具和资源整合在校区中,提供给这个城市的孩子和家长们。

2.一个学校的核心价值是教书还是育人,虽然很多的知识训练和学习已经让这个事情显得很功利了。但我们还是把鹦鹉螺定义成一个放在三四线城市的终端,帮助孩子去获得更好的教学和服务。

我们会扎扎实实做好教学服务,提高连锁运营能力。这两个关键点做好了,其实双师本身的可复制性会带来非常庞大的想象间。就像麦当劳、肯德基一样,我们会在全国优质的三四线城市去复制鹦鹉螺分校,复制我们的终端。

我相信未来双师这条赛道上会跑出更多了不起的伟大企业,希望其中有一家名字叫“鹦鹉螺”。

 
上一篇:林天祥:东芝再买资产-甩家电搏核电,仍然深信方向比努力重要
下一篇:胡宇东:没搞明白客户究竟是谁,空谈商业模式有何用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98号菁英梦谷K2栋209室   电话:010-86465350-001(分机号)   Email:jianghaiyunxiao@jhyx.com.cn  
Copyright © 2019- 江海云霄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